• 新闻热线:0551-87306194
  • 投稿邮箱:jrlj2012@163.com
新闻时政

黄屯,时光雕琢的细节

发布时间:2018-05-02 10:07信息来源: 县信息中心作者: 杨柳草岸阅读次数:
字体大小:   ]保护视力色:

一条老街,经过千年时光的雕琢,留下的未必是初始容颜,但一定是其本质和风格。在黄屯,我能寻觅和感悟到这些本质与风格的细节。


黄屯老街,始建于唐朝,坐落在庐江东南铜盆山脚下,石条板铺设的街道不过三五米宽,却绵延伸展约两华里的长度。她像一根长长的古琴弦,人每走一步,都仿佛踏在颤动的音符上,跳跃出深沉而悠远的韵律。老街的建筑不全是徽派风格,但青瓦粉墙的街市不时的被一道道马头墙高高挑起,即使没有飞檐翘角的房屋亦有徽韵氤氲。


走在这样的老街上,人在黄屯而有置身皖南的错觉。沿着这样的石板路行走,总有一直走下去,走到唐朝的意念。


沿街的房屋并不高大和富丽,透过光阴涂抹的痕迹依旧能辨别出古朴的初始。几曾粉饰的灰墙,几曾翻检的瓦楞,几曾开启的门窗,以千年不变的本色,尘封着老街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。一棵似和老街一般年龄的古树,稀疏的枝丫挑着老街的光阴,虬龙似的根系串起老街的岁月,沉沉落叶,一如老街弥散的情愫。


一簇素雅的花草,在老宅的墙根下生出从容和淡定,像是要把整条老街的从容与淡定展示出来。在这样的从容与淡定面前,不难理解老街千年不变本色的内涵,也不难理解老街人千年淡泊生命的真谛。千年时光,把老街的人和事都凝固成一尊尊泛着绿锈的铜塑。


老街门楼不远处的小溪缠缠绵绵,像是一首弹奏千年的古曲,音律依旧。水岸边的石块蘸着水汽垒砌上来,石壁上浸透古韵的青苔,疑是谁家姑娘媳妇浣洗时遗忘的衣衫。有碎碎的花瓣落红于溪水,飘逸着一抹时尚的气息。斜长在溪边的那株柳树,古风古韵,一根根低垂的柳条仿佛就是老街岁月的竹简。溪流是老街的血脉,因为有了这条溪水,黄屯老街就有了些许水润的意味,很是契合历史久远的含义。


只是有些疑惑,这条溪水的走向怎么和主街交叉垂直?一般说来,古镇老街多与溪流同向,像周庄,像乌镇,像三河。据说,当年从皖南迁徙来的移民建房时遵循坐北朝南的古训,渐渐形成一条东西向的街道。后来不知何故,经常有灾祸发生,尤其是火患。后经高人指点方知,是街向的风水出了问题,于是街道重建,由东西向变为南北向,从此,平安无事。


一条老街的内涵不仅包括其物质成分,亦包括其精神元素。传说,是黄屯老街的文化范畴,寓意着人们的一种美好愿望和寄托。


后街小巷的尽头是吴家老屋,一座陈旧了的徽派建筑。屋顶上的瓦楞被鸟雀种上了草,飞檐下的灰墙被风雨绘上印象派画作,青石门槛垫起的门洞里,让人想象着无数经典的细节。有老人坐于门后,憨厚朴实的神态,契合老街的本质,也契合老街的风格。从屋檐跌落下来的阳光被视线剪碎,让人想起“流年碎影”一类的词句。


老人说,这老屋做过区公所,做过乡政府,也做过大队部,风光过。当问起屋主祖上做什么?他淡淡的说,开铁匠铺。


忽然想起老街有几多:剃头铺、铁匠铺、篾匠铺、茶馆。剃头铺传统理发招式还是那么温馨,铁匠铺铁锤敲击的清脆还是那么动听,篾匠铺老师傅编织竹器的手艺还是那么娴熟,茶馆里的大饼即使当年供奉过慈禧,依旧小菜豆腐心,还是那么适合老百姓口味。这是一条贫民老街,她以自己独有的形态,承载着一方百姓的幸福和安宁。


亦有欢呼雀跃的时候,当黄屯老街作为合肥市唯一入选安徽省首批千年古村落名单揭晓时,老街有了短暂的喧嚣,传统的龙灯表演破例在节日之外舞了一回。



焦点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