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新闻热线:0551-87306194
  • 投稿邮箱:jrlj2012@163.com
新闻时政

北闸老街

发布时间:2013-03-18 21:17信息来源: 杨琴作者: 吴守春阅读次数:
字体大小:   ]保护视力色:

曾是合肥县三河区北闸乡公所驻地。北闸老街原是巢湖岸边一个小渔村,巢湖里出鱼,南宋宋绍躅在《巢湖燕子鱼》里写道:“桃花浪里若翻飞,紫燕生雏尔正肥。腻过青郎脂似玉,年年虚待季鹰归”。清代贡生李莲以巢湖渔民作诗一首《老渔》:“一蓑一笠一枯槎,风雨将干老岁华。网得鲜鱼供一醉,满船明月卧芦花。”清末李恩绶来到北闸,更是在他的《巢湖打鱼诗》中吟道:“湖汊三百六十滩,不如此地集渔团。有得打渔兼缉盗,淮人岁岁自平安”。

清道光年间,属于合肥县范围的现同大圩的子圩口,联成同大圩,得圩田四万五千亩,为了解决圩内排灌和航运的需要,道光二十九年大水,清政府工赈局在义成圩和沼正圩之间的“西正”河汊上建一石闸治水,唤作北闸。闸为青石垒砌,宽七尺,高四尺,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才废止。

建闸之后,北闸那个小渔村,形成了鱼市。因为渔民相信,闸把财运聚拢起来了,这里便是“三元不败”的风水宝地。巢湖打上来的鱼,在小渔村交易,兼营粮食和菱、藕、芡实等巢湖特产。光绪年间,清政府推行“劝业”政策,劝民养鱼,土豪劣绅封建渔霸成立垄断渔业公司,民不聊生,湖边不少人下湖为匪,落草成寇。那时候的北闸,是合肥县的边远地区,天高皇帝远,巢湖滩茭草丛生,藏龙卧虎,正是湖匪啸聚的理想之地,北闸街成了湖匪落脚之地。这些湖匪,把持着北闸街上的买卖,渔霸张祖生,既是湖匪,又是当地道貌岸然的绅士。建了北闸、南闸,使得同大圩排涝防汛能力大大提高,张祖生便召集一班绅士、匪枭,集资建街,将“天晴硌坏脚,天阴陷断腿”的土街,铺上青石板,形成了一里多长的合面街,街舍一半是草房,一半是瓦房。街头河湾中间,有一个庙墩,那墩只有二、三分地大,看似很低,却从来没淹过,传说是块荷叶地,随水涨落,因此,清朝中叶,渔民在那墩上建了一个庙,供的是湖神,下湖打渔或是从湖中捕鱼回来,必得到庙中烧香,连那些湖匪,也常到庙里祭拜湖神。庙前后左右,有四棵稻箩粗的古树,据说是巢湖东西南北的四根缆桩,因那几根“缆桩”的维系,桀骜不训的巢湖风浪就风平浪静了。

上世纪四十年代,匪枭夏镜然在距此不远处建南灵圩水围子,北闸老街成了他的地盘,烧、杀、奸、掳,无恶不作,老百姓编了一段顺口溜:“夏镜然,不讲理,见人就要五斗米,三天不赎就赎不起。”夏后来被国民党招安成了白山联防区第一中队长,俗称“招安队”,因有国民党政府撑腰,更是有恃无恐,变本加厉,群众又诌顺口溜:“招安队,吃喝睡,拉人家牛,抱人家被,搂人家大姑娘一头睡。”

解放后,由于粮食实行统购统销,来往客商消迹,加之乡供销社在南大坝建立了新的商业网点,北闸街逐渐演变成居民点。正是由于没有大兴土木,老街才得到完好保护,完全是清末民初的样子,一些老街坊的门牌上,“合肥县三河区北闸乡北闸街道”的字样清晰可见。此街划归庐江县管辖,已逾一个甲子,尚残存如此门牌号,实属罕见。

焦点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