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新闻热线:0551-82563775
  • 投稿邮箱:webmaster@lj.gov.cn
新闻时政

田名记趣

发布时间:2023-09-28 15:46信息来源: 今日庐江报阅读次数:
字体大小:   ]保护视力色:

家乡在庐江黄陂湖南岸一个圩区,圩区多田,那些田块与村庄、村庄里的庄户人一样,各自都有名字,且名字形形色色,少有重复。它们或像田里稻子,鲜艳明亮,亲近可人;或似田间沟壑,宽窄迂回,藏着深浅;还有的来源于田块产量的“斤斤计较”,有的是对田块方位、土质的含蓄提示等。

譬如我们村庄最远的那片田在天井大圩中心沟旁,总共不到二十亩,名叫“七担(石)”,也说成“七担里”。这个名字的来由就直白干脆,因为这块田虽然离村庄最远,但因为地势稍高于周边地块,俗谚说“圩田不要粪,只要高一寸”,稻子收成比较稳定,通常年景不少于七担(石)左右,这在传统农耕年代属于高产良田。

由远及近,第二和第三远的田块分别叫“贾个泧(yue)子”“杨个泧子”,这两个名字是先人流传下来的,据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分别为贾姓、杨姓两个大户人家私有。让人疑惑不解的是,它们为什么被称呼作“泧子”,而不是其他的叫法?我查阅了“yue”拼音的所有汉字,以田和圩田低洼多水的词本义为根,找出一个较合理的对应字“泧”,其解释是“水势激荡汹涌的样子”,并有一个冷僻词语叫“泧漷”,《广韵》《集韵》《博雅》都有收录和注释。虽然庐南方言中“热”“月”发音相同,但若写成“杨个‘热’子”太牵强,不合逻辑,其他如“月”“岳”等也是匹配不上。所以此处依据发音写成“泧子”,揣想:前人在圈埂围田之前,面对的定是一汪白水涛浪的低洼泽地,经过执著不懈的耕耘改造,才生成这一方“土变金、谷满仓”的良田!

通常,“泧子”都是对一片较大田块的称谓,“泧子”里面还有更细化的名称。像我家分在“贾个泧子”的田块叫“小龙塘”,与它们相邻的分别还有“二道缺”“大尖嘴”,这些名字虽然有些拗口,却比较好理解,基本是以田块的泥土性质和位置形状得出。而“杨个泧子”里的田块名字虽好念得多,意思却不太好懂。“杨个泧子”总面积有几百亩,依远近顺序分别得名为“抬田”“斗门头”“里共河”“担(石)三”“担(石)四”等。其中的“斗门头”很有意思,源于这块田在圩乡古老的水利设施“斗门”附近。我曾很仔细地观察过斗门的形状及构造,比对宋代杨万里的《圩丁词》,发现时隔八、九百年,他笔下的圩乡风情依然能找到些许似曾相识的印痕:“河水还高港水低,千枝万脉曲穿畦。斗门一闭君休笑,要看水从人指挥。”“儿郎辛苦莫呼天,一岁修圩一岁眠,六七月头无滴雨,试登高处望圩田。”

家乡田块的其他名字还有“五斗沟”“大七斗”“福星圩”等等,几乎都有来历和含义。而今,我与大多数乡人离乡打工,在村庄与田地之外,曾经名字趣味盎然的田块,经过一次大规模“格田成方”,连成整块整片,繁琐的名称逐渐消失,田地也由村集体发包给种田大户,升格为省内闻名的“放马滩稻虾混养综合示范基地”,勾画出乡村振兴主题中迥然不同的新风景。

焦点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