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新闻热线:0551-82563775
  • 投稿邮箱:webmaster@lj.gov.cn
新闻时政

苦楝花甜

发布时间:2024-05-21 16:57信息来源: 县融媒体中心作者: 唐海生阅读次数:
字体大小:   ]保护视力色:

初夏,如美少女,有些腼腆、又不失热情开朗,时而青春涌动、激情澎湃,时而多愁善感、细雨蒙蒙,时而柔情浪漫、绚烂多姿。四季之中,我尤喜夏季,可以放开自我。

老家小巷,池塘拐角,有一棵高大的苦楝树。童年的记忆刻骨铭心,苦楝树占住我童年记忆的很大“内存”。高大挺拔的树干直入云天,满树苍翠,庞大的树冠如一把巨型的遮阳伞,大人在树下歇息,孩子们在嬉戏玩闹。这棵苦楝树独居一隅,并不合群,偌大的西北角仅此一颗,寂寞孤高却淡定从容。据说,苦楝是菩提树的一种,佛祖在菩提树下证得圆满,苦楝树便是开悟之树,所以苦楝引蝉。

春天来临,苦楝花开,花朵白中泛紫,淡中泛黄,或微紫或淡黄,在嫰绿色叶子的映衬下显得特别清新高雅。在艳阳照拂下,一树的淡紫,一串串,一簇簇,星星点点,细细碎碎,柔柔弱弱;花容如淡淡的晨雾,丝丝缕缕;钟形的花瓣清香浓郁,那香气是淡雅的幽香,团团冉冉,一阵阵吹进人的肺腑,还未走近,就闻楝花沁人心脾而又浓郁的幽香。美丽又繁多的楝花,悠然开着,风雨中吹落一地,蔚为壮观。“楝花风,春事空,楝花谢后别春风。”楝树花是春末初夏里开得最俏丽的花。

北宋诗人王安石的《钟山晚步》是这样描述苦楝花,“小雨轻风落楝花,细红如雪点平沙。槿篱竹屋江村路,时见宜城卖酒家”,用“细红”代指楝花的色彩,“如雪”喻指楝花在轻风中轻盈飘飞的姿态,“点平沙”生动描写楝花坠落平地的美态。

苦楝树是我的“练功房”。一到放学,我便爬到苦楝树上,我觉得自己离天近了很多,阳光和云朵就在头顶,似乎伸手就能摸到它们的某个地方。所以至今都觉得苦楝树是我童年最亲密的朋友,它们陪伴着我度过了无数欢快的时光。我曾顽皮地爬上苦楝树掏鸟捕蝉,跳起来摘熟透的楝树果。偶尔斜靠在苦楝树上,像大人一样翘起二郎腿,一边看书,一边欣赏枝叶间的蓝天白云,一边聆听苦楝树上的鸟鸣和蝉音。

楝树果,是我们最爱,是我们这些小顽皮心里最好的“玩具”,也是相互打仗必备的“武器”。一把楝子,能玩上大半天,直玩到母亲呼唤回家吃饭,才感觉肚子早已咕咕叫了。

炎炎夏夜,我们约上一帮人,两派对决,我们将口袋装满弹药的楝籽,没口袋,就留带长长的细柄,一把把捏着,发现“敌人”,随手发射,将楝籽用力投掷向对方,中弹的“牺牲”,自觉退出战斗。楝籽打在身上不痛不痒,打在头上或脸上还是很疼痛的。但,痛并快乐着。

苦楝树一直很努力,舒展长臂伸向天空,也伸向池塘,它成了我们练习跳水的高台。我们轮番爬上高台,遥遥欲势,纵身一跃,一个个像下饺子一样,“噗通、噗通”,池塘溅起溅起一朵朵晶莹的水花, 也溅起我们的欢笑,如鲤鱼跃龙门,或沉鱼落雁,那种紧张、刺激、快感真叫一个爽,欲罢不能,至今常忆常新,日久弥新。

如今,村庄变迁,当年的苦楝树已不见踪影。苦楝树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。苦楝,因其谐音“可怜”“苦恋”,其中带一个“苦”字,人们吃了太多的苦,不想和不吉利“苦”字联系,也就不想栽种苦楝树,现在街边巷里也很少看见苦楝树,它也仅留存在我儿时的记忆里。

苦楝树的香是幽幽苦香,是真正的好香味,往往带着苦涩的。我想这正如我们的人生路,有苦涩,也有香甜;真正的好人生,必定也是带着淡淡苦涩的人生。人生苦短,蓦然回首,一路走来,人生路上,生活如楝,它有苦、有涩,更能让你有苦尽甘来之畅快,正如母亲常说“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”。

焦点新闻